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苑地 > 正文

70年——国运 .河运

张志坚

 

也许,我们的远祖还在迷茫的混沌之中

黄河已在巴颜喀拉山楚楚欲动

也许,盘古开天辟地的斧凿声

叨扰了黄河在星宿海甜蜜的梦景

也许,共工怒触不周山形成西高东低的态势

冒犯了黄河那洁白、高雅、端庄的神圣

从此,人与河的争斗

      人与河的较量

      人与河的故事便拉开了漫长的序幕

一部华夏民族的历史写满了

——人与河的抗争

一部华夏民族的历史读不尽

——人与河的纠缠不休

期间,鲧治河的事迹,悲壮惨烈

显然,他低估了河的力量

没有捆绑住洪流天然蛮横的野性

禹,吸取了父辈的教训

辟山开道,“疏顺导滞”

凿龙门,走华阴,过三门

向东,再向东,在东海

为河寻找到永恒的归宿

从此,人与河的相处,犹如母子情深

漫长的原始农耕,人依河而居

依河而耕,依河而繁衍子子孙孙

祖祖辈辈离不开河的浇灌

世世代代分享着河的滋润

河却不时地挥舞魔杖

敲打着人的冒犯与激进

借电闪雷鸣,借暴雨狂风

借黄土高原的泥沙山洪

一次次制造大规模毁灭性冲撞

一次次泛滥出哭天嚎地般无可奈何的凄惨情景

 

山枯山荣,春往春来

皇天昭昭,大地昭昭

往复循环,沧海桑田

喝足了黄河水的华夏子孙

品足了母亲河滋味的后裔子民

终于在历朝历代帝王们的摆布下

悟出了“黄水一石,含泥六斗”

“黄河斗水,泥居其七”

摸出了降服洪流,必须垒堤筑坝

摸出了小洪淤槽,大洪冲刷,开挖海口的诀窍

但是,唐.宋.元.明.清,一代一代,一朝一朝

河——依旧是“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灾害连绵

河岸——依旧是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悲剧不断重复上演

 

公元一九四九年,黄河幸运的步入共和国

一茬带有红色标记的龙子龙孙,开始重新审视黄河

其实,在他们还没有登临“天安门城楼”之前

在“冀鲁豫”大地,已经被卷入了河的纷争

也许,大自然原本就是一物降一物

也许,黄河一直在期待与自己相匹配的真正对手

一声“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嘱托

成为一群领头人的圣旨

他们呕心沥血,运筹帷幄

他们率领千军万马,固岸筑堤

他们身先士卒,与突如其来的暴雨洪流抗衡

他们不惜举国之力,集天下智慧与精英

相邀外域白皮肤蓝眼睛的治河治水精灵

在三门拉开阵势,创建千古以来第一座拦河坝与黄河交劲

几个回合下来,饱尝泥沙的威力

但对黄河脾性的认识却直线上升

此后,主干上的龙羊峡、刘家峡、盐锅峡、青铜峡等

十几座大型水利枢纽,相继崛起

高峡平湖,抗洪提灌,拦截泥沙,供水发电

支流间:故县、陆浑等水利枢纽

拔地而起,局部分割调理,小区域亦在掌控之中

黄河暴怒发狂的脾性在共和国面前仿佛有些无奈

但黄河仍不肯示弱,用若干,若干次频繁的断流

掀起“中科院163名专家的联名”呼吁风波

用泥沙,悬河,加“二级悬河”制造河中河

在开封宋代铁塔处,继续放歌恐吓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魔高一丈,道高十丈

小浪底,一座千年一遇的大型水利枢纽

在河的恣意放荡处诞生

东平湖,这个天然蓄水处排上了更好更大的用场

流域统一管理,统一调度,统一指挥

上栏下排,两岸分滞,调水调沙,综合利用

除恶治污,科学生态,与河共和,相敬如宾

水土保持,强化核心区域,兴建沟堤沟坝

再造青水绿山,黄土高原重披绿色盛装

护堤固坝,放淤排沙,治理河口

继续硬化美化,数千里长堤风姿如画

新世纪,新举措,步步为营

新世纪,新天地,锦上添花

如今的黄河,拥有了母亲独有的气质,靓丽高洁,神圣威严

如今的黄河,开始与长城相媲美,成一道美丽壮观的风景线

吸引地球村各色人种,专家学者前来膜拜恭敬

吸引世界各地炎黄子孙纷纷前来拥抱亲吻

 

70春秋,风风雨雨艰苦奋斗的历程证明

只有共和国的力量可以降服黄河横行的猖狂

70春秋,岁岁年年漫长的时空较量说明

只有红色标记的魅力可以唤醒母亲亘古的柔肠

 

70年,没有决口;70年,没有灾难

历史会永远铭记,历史会告诉未来

黄河步入共和国,风姿华容高雅,千载美丽端详

黄河相遇共和国,歌声动人委婉,万载温柔吟唱

 

国运兮,河运!

河运兮,国运!

                       一九年六月二十二日

(责任编辑:李晓飞)